【原创】“厅官”驻村扶贫记

——记中央政研室驻吉林省安图县龙泉村第一书记王平堂

 陈诚

来源:在线快3平台_大发快3在线计划2020年02月11日09:02

“能不能让中央再派一个王平堂过来?”不久前,吉林延边州安图县明月镇龙林村的老书记来到镇上,向镇党委书记李正龙提出了这样的不情之请。

2017年8月,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办公室副巡视员王平堂主动请缨,来到龙泉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。

短短两年多时间,村里发生了一系列变化:环境好了、风气正了,村班子凝聚力、战斗力提升了,产业项目红火了,村民们腰包鼓了、脸上笑容更多了……

龙泉村从原来的落后村一跃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先进村,而昔日的先进村龙林村却一直原地踏步,这让龙林村的乡亲们吃起了“醋”,他们催促老书记也向中央要一个像王平堂那样的驻村第一书记。

如果不是脱贫攻坚,王平堂这辈子都不会想到,已过天命之年的他还有机会扎根基层一线大干一番,见惯了“大阵仗”的他还会被村民送上的一穗玉米、一块豆腐、一把山野菜触动那心底最柔软复杂的情愫。

亲示范:让村庄美起来

村道干净整洁,村里绿树成荫,家家户户窗明几净,2019年9月25日,初到龙泉村,眼前的景象让记者不由心生疑惑:这哪是贫困村的面貌?

“两年前的龙泉村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,这都多亏了王书记。”龙泉村党支部书记李忠诚告诉记者,那时候村道坑坑洼洼,村子里污水横流、垃圾遍地,村民家院子杂乱无章、室内灶台烟熏火燎得看不出个样子。

面对如此脏乱差的景象,想整治都不知从哪下手,这让习惯了都市生活的王平堂“头疼”了好一阵。

当兵出身的王平堂从不打无准备之仗。驻村后,他没开过一次会,而是带个笔记本挨家挨户做调研。一个多月,他把全村情况摸了个遍。

当时,很多村民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,“倒要看看北京来的官能搞出啥名堂”。

“生活环境脏乱差,人心不齐,互有怨气,都不愿意主动搞卫生,说到底是村民脱贫精气神儿不足。”王平堂很快理清思绪,脱贫攻坚先从改善村容村貌开始。

每天起床后,王平堂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村口开始,将村内道路通通打扫一遍。没承想,“京官只会扫大街”的冷言冷语在村里流传开来。

王平堂并不在意这些嘲讽,风雨无阻地连扫了几个月。渐渐地,党员干部、村民们也都拿起扫把和他一起扫了起来。“老百姓的心也不是石头长的,你的一言一行他们都会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里。”王平堂说。

王平堂感觉时机已到,便组织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,在全村实行门前“三包”制,评选“干净人家”。

“我在村里待了几十年,还从没见过村里这么干净过!”76岁的郑淑娥边收拾着炕头边笑着说,“记者同志你看看,我们家可干净?”

激起村民的自尊心和自强心,这正是王平堂想通过“干净人家”评比达到的目的,村民知耻后勇的劲头让王平堂感到欣慰不已。

王平堂的辛苦付出也得到了丰厚的“回报”:如今,为了不弄脏村里的水泥路,村民们干完农活,都将拖拉机停在村口,或将轮胎清洗干净再开回家……龙泉村彻底变了样!

很快,王平堂又筹集资金给村里修了村道、装了路灯,龙泉村里里外外有了大变化,村民们看在眼里、喜在心里。

如今,村里只要有红白事、盖房子,都少不了王平堂忙碌的身影,“去帮忙管我饭,3杯酒下肚,村民和我的心就贴近了。大家也开始表态,实则是自我批评。一来二去就把村民的心凝聚起来了。”王平堂说。

村民邱某的儿子遭遇车祸,王平堂伸出援助之手;村民赵某身患癌症,王平堂号召班子成员捐钱资助……吃过百家饭,方知百家难。“京城”来的王平堂成了村民们的自家人。

立规矩:让支部强起来

初到龙泉村时,王平堂遇到的第一个“坎儿”,就是艰苦的生活环境。

对于在北京工作生活数十年的王平堂来说,东北的冬天那种渗到骨头缝里的寒冷令他苦不堪言。

到了晚上,睡在村部铁皮房子的土炕上,虽然炕烧得滚烫,但空气还是冰冷的。王平堂只好把村部的一个桌面卸下来,垫在褥子下面隔热,一床棉被抵御不了夜里的寒冷,他就用棉袄、大衣、棉裤一层层压在被子上。烧炕的电锅炉自动循环泵每五分钟工作一次,发出的轰鸣声让他彻夜难眠。

即便如此,他彻底改变龙泉村的信念也丝毫没有动摇。

但村民们却并不领情:“北京来的大官儿啊,连苞米水稻长啥样都分不清吧?”“大家伙儿看着吧,用不了两天半,一准儿就跑得没影儿了。”

让村民们意外的是,王平堂不仅没有走,还改善了自己的“居住条件”。原来,王平堂争取上级资金98万元,新建了一个300平方米的村部。

李忠诚告诉记者:“新的村部配备了电脑、打印机、无线网络,这里的条件在镇上也是数一数二,其他村的党员干部都羡慕着呢!”

农村富不富,关键在支部。“带领村民们发家致富,光靠这点硬件设施没用,关键是建强班子。”王平堂深刻意识到,必须把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发挥出来。

然而,当时的情况是,村班子成员年龄偏大、文化程度偏低,分工不明确、履职不到位,学习不主动、不积极,是县里有名的软弱涣散村。

“班子成员在群众中没有威信,说话群众也不爱听,党支部找不到村里发展的路子,更没法获得群众的支持。”在外经商多年的李忠诚“临危受命”,被明月镇党委任命为村党支部书记,但处处被村民刁难。他回忆说:“每次村里开会或上级部门来视察和调研,都会有村民来‘搅局’,撒泼打滚的都有,工作根本没法开展。”

深入调研后,王平堂召开了3个会。

第一个是妇女大会。王平堂调研发现,村里大多住户都是女的当家,妇女工作做好将会事半功倍。“首先要克服张家长李家短的坏风气,让女同志把心思用在干事创业上,管好家人,培育良好的村风家风。”他说。

第二个是村班子会。王平堂对村班子提出工作基调:严党风、强作风、正民风、促发展。

“先立规矩,有章可循”。记者在村部看到,一面墙上张贴着王平堂牵头制订的《龙泉村干部管理规定》 《党支部七项工作制度》 《组织委员工作流程》等,班子成员的工作职责和流程、党员承诺等内容一目了然。

第三个是党员大会。王平堂策划开展了“对照承诺找差距,落实承诺见行动”等主题党日活动,增强了党员的责任感、荣誉感和自豪感。

“现在村里变化大,我要回来跟着王书记学习,把学到的知识用到田间地头、用到父老乡亲身上。”90后大学毕业生柏金凤在王平堂感召下回到村里任妇女主任。

组织集体学习、开展党日活动……38岁的村党支部组织委员郑安涛最近正忙着张罗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。他说,“平堂书记告诉我,党员干部是村民的‘主心骨’,组织委员责任大着呢!”

村干部作风好了,履职能力强了,村民们对王平堂和村班子的满意度和信任度也越来越高。

农闲时节,匿名放在村部门口的水豆腐、地瓜、玉米等各种农家饭菜,无声又朴素地表达了村民对班子的认可和支持。

谋发展:让村民富起来

王平堂驻村之初,村民们互相攀比,都把当上贫困户看成一件“吃香”的事。

扶贫先扶志。王平堂对症下药,在村里树立了7个致富典型进行表彰,发放了大红花、荣誉证书、500元奖金等奖品。

王平堂召开贫困户座谈会、开展营造好家风活动,引导大家“知足、争气、感恩”。

两年下来,看到致富典型“有里有面”,村民们自主发展致富的意识显著提升。

有了致富的志气,更要有致富的路子。

龙泉村地处山区,耕地面积少,农民通过种植韭菜、木耳等农作物维持生活。由于经营方式是传统的一家一户式的小农经济,村子始终富不起来。

王平堂 (右) 在查看水稻育秧情况。 崔世高/摄影

在一次次走访、一遍遍征求意见的过程中,王平堂了解到,龙泉村以种植粮食为主,几乎家家户户都爱吃煎饼,也擅长自己摊煎饼。他心想,何不把优势做成产业?

为了把想法变成现实,王平堂先后赴北京、山东、长春等地20余次与企业单位进行接洽,争取到了多家单位的大力支持,累计筹集资金520余万元,投资建设25个有机韭菜大棚和一座670平方米的煎饼加工厂;建成8公顷生态大米农场,年产有机大米4万斤。

“北京现在污染严重,老百姓不怕东西贵,就怕吃不到绿色生态的好东西。”外地客户的一句话让王平堂嗅到了商机,他一方面抓原料、抓生产,保证纯天然、高品质;另一方面为产品做代言,寄样品、搞订制。仅仅两个月,煎饼销售额就达62万元。

推磨、做煎饼、叠煎饼……记者来到村部后面的煎饼厂时,不少村民正如火如荼地忙碌着。

“摊一斤煎饼能挣2元钱,我一天最多的时候摊了92斤的煎饼,一天就挣了快200元,还破了建厂以来的纪录。”正在村内煎饼加工厂工作的脱贫户王汝梅笑着告诉记者,现在的日子在以前都不敢想。如今不出村就可以找到工作,在农闲时每月也有不少的固定收入,小日子过得越来越有劲。

厂长郑宝江告诉记者,煎饼厂解决了村里30多人的就业问题,其中包括了11户贫困户。

如今,煎饼厂每天可以出产煎饼1000多斤,主要销往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。曾经不起眼的煎饼,转身变成了全村精准扶贫的支柱产业。

协调爱心企业,安装80万元智慧农业设备;设立远程问诊医务站,村民足不出户享受国家级专家诊疗……为改善龙泉村生产生活条件,王平堂做足了“功课”。

在村部的党员承诺板上,王平堂的承诺是:视龙泉为故乡,视百姓为亲人。安图县委书记韩长发不无感慨地说,驻村两年,“厅官”王平堂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记者手记

在基层一线体悟为民情怀

王平堂已年近六十,而且还是来自京城的“厅官”,他是如何扑下身子、与农民们打成一片?又是如何把扶贫工作做到百姓心坎上?我在采访中得到了答案。

“北京来的大官儿啊,连苞米水稻长啥样都分不清吧”……不少村民当着我的面把当初数落王平堂的闲言碎语复述了一遍。村民们对王平堂的质疑并非毫无根据。他离开基层多年,啥叫“册外地”、啥叫“机耕道”,农民们挂在嘴边的话,他统统不了解。然而,王平堂并不在意群众的说法,遇上百姓干农活,他二话不讲,先干起来再说;碰到百姓吃饭,他也不拿自己当外人,吃煎饼卷大葱比吃山珍海味还香。就这样,王平堂跟村里的人打成了一片。

王平堂在龙泉村扶贫并没有贪大求全,而是把产业重点放在办好煎饼厂上,给村子留下了不倒的产业基础。同时,他为村班子制定一整套制度体系,给村子留下了永不走的“工作队”。这对于我们抓机关党建也有借鉴意义,工作中我们一定要吃透中央要求、聚焦中心任务,只有真正把工作做到点子上,才能事半功倍。

(来源:《旗帜》2020年第一期;作者系旗帜杂志社记者)

(责编:张莉)